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指纤纤】(01)【作者:悉尼夜月】
【兰指纤纤】(01)【作者:悉尼夜月】
字数:3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缘起

  燕建元五年,京城妖风不断,卷起漫天的黄沙,竟有几分末日的景象。有相士云:天狼星异动,直逼紫微星。帝星黯淡,使朝中人心惶惶,也带动了街头巷尾的热议:莫非前朝余孳要卷土重来?又或者北边的那位不顾太子大婚,要挥兵南下了?

  只是这些喧闹并未影响丞相府的清静,独孤丞相治下甚严,加上独孤大小姐即将成为太子妃,下人们来去匆匆,彼此间也没有太多交流。

  独孤雪静静坐在凉亭里,层层轻纱阻断了恼人的黄沙,只是书静静得躺在桌子上,良久也没有给翻动过。突然外面有人大叫:「圣旨到!」

  独孤雪抬起头,淡淡扫了叶儿一眼,叶儿连忙躬身告退,朝门外跑去。
  没过多久,叶儿就带着夫人身边的管事嬷嬷回来了,管事嬷嬷一见大小姐,就行了个礼,脸上挤出满脸笑容:「恭喜小姐,贺喜小姐,皇上请小姐到护国寺静修十天,之后就会择日与太子殿下完婚!」

  独孤雪看了嬷嬷一眼,淡淡得说:「嬷嬷辛苦了。」

  花儿连忙从袖子里拿出一小袋碎银子,递给了管事嬷嬷。

  嬷嬷连声道谢,顺便告退了,急忙走到无人处,才敢拿出汗巾擦汗,心想:小姐以前是为人严厉,不苟言笑,如今更带了一分上位者的威严,刚刚她看我一眼,竟吓得我话也不敢多说,满脸大汗,只是太子殿下风流成性,这样花儿一样的人儿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

  凉亭里的独孤雪站起来,望着庭院里的小桥流水,嘴角噙出一丝笑意:「护国寺,很好……」

           ************

  因为天有异象,天也黑得特别早,倚红居的老鸨站在大门口,瞪大眼睛看着前方,那浓妆也挡不住眼角的细细皱纹,毕竟是岁月不饶人,再美又如何,想以前自己是头牌的时候门庭若市,迎来送往,花钱如流水,如今生意大不如前,在全京城的青楼里也排不上名次。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拜佛拜得多了,观音菩萨慈悲,天上掉下一个柔妹妹,还记得那日柔姑娘款款而来,虽然戴着帷帽,但是身姿形态真像是从画上走下来的仙女。

  柔柔只提了三个要求,一是要举办花魁大赛,二是一月之内戴帷帽卖艺,每天只接待三位客人,每个客人只下一盘棋,若有人胜出,愿意以身相许,输者一盘百金,三是一月之后若无人胜出,就举办开苞大会,价高者得。

  花魁大赛就在倚红居举行,那日满园盛景,还有不少盛妆打扮的莺莺燕燕,可是柔柔一摘下帷帽,众女就屏住了呼吸,此姝只是用一木簪把秀发挽起,不施脂粉,就让群芳们黯然失色,成为京城当之无愧的花魁。

  慕名而来的客人简直要把倚红居的大门挤破了,可是众人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因为柔柔棋艺高明,无一人可敌。於是柔柔姑娘的开苞大会,座无虚席,而且连站都没地方站,众人都想一睹传说中的天姿国色。

  可是老鸨不在里面招待客人,却在这里引颈长望又是为何?

  自然是等待贵客临门,这位客人身份非同凡响,竟是当朝太子慕容夜。慕容夜风流之名全城皆知,他自然不会错过这青楼盛会。

  终於进入酉时时分,远处有一队伍走来,马蹄被布条包起来,走在这寂静的夜里,连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传闻太子治军严整,果然名不虚传。当前一匹黑马,毛色光亮,神情倨傲,正是太子的宝马青风。

  当青风来到老鸨面前,那人从马上跃下,只是面上戴着面具,看不清容颜,但玉树临风,身形魁梧,常年居上位者的气势迎面而来。

  老鸨忙躬身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对老鸨视若不见,长驱直入,老鸨连忙在前面带路,把太子引到楼上雅座。

  贵宾入座后,开苞大会也就正式开始了。

  全场的蜡烛突然一起熄灭,只有舞台上依然是一灯如豆,有一白衣丽人从后面走来,身形妸娜多姿,走的却是前朝最流行的飞燕步,让众人看得连眼睛也不敢眨了。

  柔柔依然戴着帷帽,向众人施了一礼:「柔柔拜见众位公子。」

  她走到瑶琴前,轻拨了几下,唱的是耳熟能详的乐府诗:江南可採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一曲终了,下面人声鼎沸,好评如潮: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可是楼上雅座却一片死寂,太子的书僮小理子看着自家的主子从懒散的模样变成正襟危坐,身上却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息,就像主子在狩猎时看到猎物的感觉。

  此时柔柔姑娘已经离去,老鸨上台,说一些喜庆的话,甚至为了表示嫁女儿的不舍,还掉了几滴泪,擦乾之后就说底价一千金,价高者得。

  不能竞价的人唏虚不已,看来与美人缘份无望,有能力竞价的雀跃不已,仿佛美人唾手可得,可以一尝芳泽。

  「一万金!」突然从楼上传来这句话,楼下一下变得安静,无论是金钱还是太子的积威,都无人再敢喊下去。

  太子在小丫环的引导下来到柔柔的闺房,柔柔坐在床上,桌子上放着棋盘和棋子。

  柔柔见太子进来,施了一礼:「柔柔拜见太子。」

  「免!」太子柔声说道。小理子连忙在外面关上了门。

  「柔柔不才,请太子手谈一局。」

  「好。」

  「远来是客,请太子执黑先行。」

  太子也不谦让,就把一黑子落在中间腹地,柔柔也随之下了一白子。

  两人你来我往,太子冲锋陷阵,柔柔却守得紧实,太子眼看要落败,突然灵机一动,弃了中央腹地,在周国安营紮寨,双方战况陷入胶着。

  最后一算,柔柔输了半子。太子再也不愿意等待,一下就掀开帷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实在是太像了,如若不是比步步为营的她差太远,他有一刻真以为朝思暮想的人就真在眼前。只是这眼睛,这眼睛还不如那人的一分清亮。

  柔柔趁太子心神微分时递上香唇,可是太子却拧头错过,吻在她额头上,一手也不安分得往下,隔着衣服揉起酥胸,然后粗暴得把衣服扯烂,揉搓着已经尖尖挺立的椒乳,另一只手到下面寻找芳草茂密之地。

  柔柔媚眼如丝说:「太子爷,爷……你弄得奴家好……」

  突然觉得男人一冷,淡淡地说:「叫师兄。」

  柔柔只能收起媚色,轻蹙着眉说:「师兄,你弄疼我了!」

  这句话却点燃了太子所有的激情。太子把柔柔拦腰抱起……

           ************

  此时在皇宫内院的禦书房,皇上看着桌上的一幅素描发呆,这只是极简单的一幅人物画像,仅以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美人的形态,竟是美得不可方物,正是传说中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有太监在外面恭声道:「皇上,雄统领求见。」

  良久才听见里面传来声音「传!」

  皇上把美人图收到一本词话里,雄统领就到了,「臣拜见皇上,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卿免礼平身。」

  「谢皇上」雄统领停顿一下,斟酌着禀报:「启禀皇上,臣按照新线索查访,仍然没有兰公主半点音讯。兰公主是墨隐大师关门弟子,算无遗策,这些年励精图治,藏匿不出,每当有新的蛛丝马迹,臣去查时,必已给公主消灭乾净,半点踪迹也没有,但按照种种迹象来说,兰公主发动必在这一两个月内,请皇上小心,另外……」

  「爱卿但说无妨。」

  雄统领卟通一声跪在地下:「臣死罪,臣不敢妄议太子,只是太子每每见到臣,都会询问兰公主下落,太子对兰公主癡心天下皆知,兰公主一来,太子必须会将江山恭手相送,臣……」

  「住嘴,夜儿自幼聪颖过人,被墨隐大师收为第一任弟子,尽得大师悉心教导,剑法自不必说了,排兵打仗,未尝败迹,文治武功在朕的儿子里,都是最出类拔萃的,你不用说了,朕心意已决,他是太子的不二人选。」

           ************

  倚红居内,红烛烛泪不断,帐里的人儿也泫然欲泣,只是身上纵横的男人心细如发,哪怕她脸上稍有一丝媚色,身体都会马上变冷。於是柔柔强忍着破瓜之痛,拼命咬着嘴唇,却不知道已经把樱唇咬破了,淡淡的血腥味深深刺激了男人,让男人更加用力的耕耘着。可怜的女人已经不知道泄了几次身,男人却依然不知疲倦得换着各种姿势。

  终於到最后,男人一泄如注,女人也忍不住轻吟一声,男人却突然用手捏住女人的玉颈:「你到底是谁?」

  女人望着男人的面具,看不破这面具后的表情,只能看懂男人眼里深深的厌弃,她尽量放低声音,柔声道:「师兄,你弄疼人家了。」

  「闭嘴,戏演完了,本太子没什么耐性,现在你应该说真话了吧?」

  「奴家真不知道太子在说什么。」

  「很好,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要她给本王一个解释,多年相思之苦就让一个替身向本王偿还吗?」

  然后高叫道「小理子」。

  小理子忙推门进来,不敢往帐里看一眼,替太子换上衣衫。

  穿好衣服的太子推门而出,看到闻声而来的老鸨,厉声道:「柔柔以后是本王的,你要多少银子,问小理子拿就是。」

  夜已深,不眠人却依然很多。在京城一角,柔柔跪在地上,静候某人。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