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日月之宴】(02)【作者:ss82815】
【三日月之宴】(02)【作者:ss82815】
字数:91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妖馆三日月

  位於山梨县的青木原树海,是个被人称作「自杀圣地」的恐怖森林,每年进行大规模搜山,或是陆上自卫队进行山林训练的时候,总会意外的发现遇难或是自杀者的遗骸。

  尽管以现代发达的科技,因为在树海迷路而死亡的案例逐年递减,但在这片不曾被开发过的原始森林中,依旧有一片绝对禁止进入的危险区域。

  混乱的磁场导致指南针无法使用,纵横交错又有着奇怪形状的蓊郁枝枒几乎将阳光完全遮蔽,除了风声与枝叶摩擦的细碎声响之外便再听不见其他声音,抑郁的气氛足以让人喘不过气来,甚至坚持不住,最终自刎。

  然而,对於妖怪而言,这里却是最佳的居所。

  没有人类的恣意开发使空气显得清新,昏暗的光线让一些无法承受阳光的小妖怪得以生存,而自杀或遇难者的屍体,更是难得一见的美味餐点。

  而在这片人类无法跨足的危险区域深处,有一间古老的和式旅馆静静地伫立着,大门上头的匾额以草书写着「三日月馆」。

  没人知道这间旅馆究竟有多么久远的历史,也不知道在这个妖怪几乎绝迹的时代,为何会有这样一间专为妖怪开设的旅馆,只知道不时会有妖怪来到此处消费、用餐。

  「妖馆三日月」,便是来到这里的妖怪们,给这间旅馆取的异名。

  ……

  「……」眼前的光景,让阳斗吓得说出不话来,双腿一软,便跌坐在地上。
  和自己相处了两星期的时间,外表看起来让人不由得升起保护欲的娇小少女,竟然是妖怪,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鬼,这让阳斗怎么样也不能接受。

  如果说她当初就是为了把我当成食物的话……

  想到这里,阳斗便觉得不寒而栗。

  当阳斗想要站起身来,赶紧逃出去的时候,在门另一侧的吉乃似乎已经发现他的存在,正朝着他的方向走来,让他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力气顿时又没了。
  「你……都看到了?」拉开纸门之后的吉乃,望着依旧瘫坐在地上的阳斗,问道。

  虽然知道眼前红发炽眼的少女就是吉乃,但阳斗的声带却不听使唤,只能艰难的点点头,一边在心里祈祷她不会因此把自己给吞下肚。

  「唉……本来还小心翼翼地不让你发现的。」吉乃轻轻地叹了口气,接着蹲了下来,平视着阳斗黑色的眸子,「总之,你先别急着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尽管吉乃如此说道,但阳斗依旧心理没底。

  是不是应该先解除鬼化……

  看着阳斗铁青的脸色,吉乃心想。

  然而,就在吉乃解除鬼化,恢复成棕发绿眸的人类模样时,原本被吉乃鬼化的杀气压倒的黑塚突然暴起,锐利的爪子朝着吉乃小巧的脑袋刺去。

  「三日月小姐!」看到这一幕的阳斗,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大声地向吉乃示警。

  即便没有阳斗的示警,吉乃也早已察觉黑塚的动作,但她却不是优先替自己解危,而是选择掩护手无缚鸡之力的阳斗。

  「刷」地一声,黑塚的爪子划破了吉乃的水手服,在她白皙的背上留下了三道鲜红的爪痕,但她却只是闷哼了一声后,抱着阳斗往一旁滚去,和黑塚拉开了距离。

  见机不可失,黑塚急急忙忙地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打算趁着吉乃掩护阳斗的时候,赶紧逃跑。

  可惜的是,这个决定并没有让他成功地逃出三日月馆,而是提早迎来生命的终结。

  只见吉乃转眼之间再度鬼化,脚下一蹬,一眨眼的功夫便追上了黑塚,接着素手探出……

  「嗤」的一声轻响,锐利的爪子刺入了黑塚的背部,纤细的藕臂从他左胸的血洞穿出,小巧的手掌上握着仍为为鼓动的鲜红肉块。

  「如果乖乖地付钱,或许还能留住一命。」一边淡淡地说着,吉乃将手臂抽回,连带着将连结着肉块的血管也一并扯断,鲜血顿时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般喷洒而出,染红了周围的木制地板、墙壁以及吉乃的娇躯。

  「啊……啊……」看着眼前过度震撼的场面,阳斗瞪大了双眼,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大叫,但发出的却是不成字句的破碎音节,飞溅的鲜血以及飘散在空气中的浓浓血腥味,让他觉得胃里一阵翻搅,最终忍不住趴在一旁吐了出来。
  虽然对於吉乃而言,眼前的景象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但对於一名普通的人类少年而言,这样的场面可不仅仅是刺激而已。

  「还好吗?」等到阳斗的呕吐稍微缓和了以后,吉乃再度恢复成人类的模样,来到他的身边关心道,「有没有受伤?」

  「没……没有……」胃部的不适感稍稍好转了以后,阳斗摇了摇头,接着想起吉乃为了掩护自己而受伤的事情,才急忙问道,「三日月小姐,你刚刚受伤了吧?」

  「一点小伤而已,不用太紧张。」吉乃应道,一边露出平时的笑容。

  尽管背上的伤有些隐隐作痛,但吉乃却不以为意,同时也是为了不让阳斗自责。

  在这两个星期的相处之中,吉乃已经渐渐了解眼前这名人类少年的个性。
  有些温吞、有些软弱,面对自己时还容易害羞,只要自己稍微露出笑容或是稍稍暴露出肌肤,都能让他双颊泛红,但责任感却非常重,即便已经累得双腿发软,但只要是交代的工作就会确实的做到好。

  装出平静的样子,除了这点程度的伤对鬼族而言确实算不上什么,同时也是为了不让他太过自责。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就说没事了,你怎么说不听呢?」看着低头致歉的阳斗,吉乃露出苦笑,接着双手叉腰,用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还有,明明说过叫你早点休息的,为什么还跑来,不是说了你帮不上忙的吗?」

  「因为……」被吉乃这么一问,阳斗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因为想替她分忧解劳这句话,阳斗说不出口。

  毕竟就现实的情况,阳斗不但没有帮上忙,还不小心看见了吉乃的秘密,甚至害她受了伤,让他不敢接触吉乃的视线。

  「算了……」大概猜到阳斗想法的吉乃轻叹了一口气,「明天我会把事情跟你说清楚的,今天就先去休息吧。」

  「可是走廊……」

  「你就别管了,赶紧去休息吧。」吉乃似笑非笑的问道,「还是说,你要帮我处理屍体?」

  听见吉乃的话,阳斗脸色发青。

  「快去休息吧。」笑了笑,吉乃催促道,自己则转身准备处理黑塚的屍体。
  这时,阳斗才发现吉乃背后,原本白色的上衣几乎被染红,伤口还不停的渗出鲜血,可见伤口之深。

  「三日月小姐,你的伤……」

  「就说没事了,真爱大惊小怪啊……」吉乃依旧笑着回应道,但声音却明显虚弱了许多。

  头……好晕……

  或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让吉乃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
  好像……有点不妙了……

  随着双腿失去力气,吉乃终於支撑不住,「碰」的一声,倒了下去。

  「三日月小姐!」

  ……

  在昏睡的期间,吉乃做了一个梦。

  一个关於自己很久不见的母亲,和早已去世的父亲的梦。

  在梦里,吉乃还是个非常年幼的孩子,和父母平静的住在某个山间的小屋里,过着不算富足,却相当幸福的日子。

  但在不久之后,因为时逢战争,身为男性的父亲被徵招为士兵,上战场打仗去了。

  在那之后,吉乃就再也没有见过父亲的身影。

  虽然吉乃每天都在询问母亲,何时才能见到父亲,但母亲却只是笑着回答,很快就会见到了。

  然而,十年、二十年,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吉乃知道父亲最终死在战场上,把自己和母亲留在了这个残酷的世界,原本很爱笑的母亲,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再露出笑容。

  原本吉乃认为,即使父亲过世了,只要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总能过得下去。
  没想到,又遇到改朝换代,土地及人口调查等等政策的颁布,使得母女俩生活的山间小屋也来了几个调查的官员。

  为了避免妖怪的身分曝光,母亲杀掉了几名人类之后,带着自己远离原本生活的山头。

  最后,在人类无法踏足的某个茂密树海深处,母亲建立了一间旅馆,作为母女俩的新家,并让一些因为改朝换代而流离失所的小妖怪们暂住。

  可是在某个早晨之后,吉乃怎么样都找不到母亲的身影,就连当晚暂住的小妖怪们也不见踪影,让吉乃顿时变成孤身一人。

  为了等待母亲回来时,能够看到平安无事的自己,以及这间旅馆,吉乃很认真的经营着。

  只是这一等,就是一百年。

  虽然在这期间,有少部分因为迷路而误闯这间旅馆的人类,但他们都在知道吉乃的真实身分后便逃之夭夭,最终因为迷失在树海之中而死去,成为树海中其他妖怪的美餐。

  因此吉乃一直很小心的不再让人发现自己鬼族的身分。

  如今阳斗也发现了自己的身分,估计当自己醒来时,他可能早就远走高飞了。
  当初不要将他留下,是不是比较好呢……

  ……

  当吉乃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三日月馆的某个房间里。

  昏暗的灯光,让她看不清周围的状况,但空气中透着淡淡的人类气味,应该是阳斗的房间。

  身上染血的水手服被一间略显宽大的朴素T恤所取代,身下水色的格子裙也换成了棉质的运动裤,估计是阳斗替她换的。

  想到他替自己换衣服时可能会露出的羞涩神情,吉乃不自觉的便扬起了嘴角。
  这时,吉乃才注意到,自己的嘴边残留了些许鲜血的味道,似乎是不久之前,才被喂过某种东西。

  这个味道……

  浅嚐残留下来的鲜血,吉乃能够肯定那是人类鲜血的味道。

  难怪伤口已经不痛了……

  虽然鬼的恢复力确实很惊人,但在没有确实进食的状态下,妖怪的身体其实和一般人类也相差无几。

  尽管食用一般人类的食物也可以填饱肚子,但却没办法活化身为妖怪的血液,唯一的办法便是吃人,可是吉乃很确定自己在这几天里都没有食用人肉,身体的恢复却如此的快速,这让吉乃不由得产生了疑惑。

  坐起身来,本来想赶紧找阳斗问个清楚,但在看到阳斗正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靠着墙壁睡着了,就让吉乃的动作停了下来。

  在阳斗的身边,放着一个密封盒,里头装着鲜红的肉块,那是吉乃为了方便保存,而做过处理的「存粮」,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让吉乃脑中的疑惑顿时得到了解答。

  明明可以不用管我的……

  看着阳斗疲惫的样子,吉乃不由得有些感动。

  想到他甚至不惜将生的人肉放到口中咀嚼,就为了让昏迷的自己可以吞下,使身体得到恢复,就让她差点感动得掉下眼泪。

  「该说你是笨蛋呢,还是滥好人呢?」

  轻手轻脚地来到阳斗身边,吉乃一边替他抹去因为打瞌睡而从嘴角流出的些许涎液,一边说道。

  不过还是谢谢你……

  吉乃一边心想,一边凑向了阳斗的双唇。

  就在吉乃吻上阳斗的同时,阳斗也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当自己醒来时,就发现吉乃柔嫩的樱唇已经覆上了自己的嘴唇,惊人的弹性与柔嫩触感,让他感觉脑中一阵酥麻。

  虽然和吉乃双唇相接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这却是真正意义上,和吉乃的第一次接吻。

  第一次,是吉乃给自己喂粥的时候,当时的他正处於昏迷状态,自然是没有感觉;第二次,是在吉乃昏迷时,但当时的自己正努力忍耐着口中的腥味,以及想要呕吐的生理反应,根本无暇感受吉乃的樱唇。

  这一次,阳斗终於能认真的品尝吉乃的樱唇,身体也不自觉得产生了反应。
  而察觉到阳斗生理反应的吉乃,则是轻轻地探入他的裤裆,软若无骨的手掌握住了挺立的肉棒,让阳斗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阳斗,其实你醒了吧?」分开双唇之后,吉乃挑逗似的在阳斗的耳畔轻声问道,甜美的嗓音,让人不由得耳根酥麻。

  「嗯……醒了……」被识破的阳斗,只好老实的睁开双眼,一边忍耐着身下不断传来的快感,一边问道,「三日月小姐……你这是……」

  「给你的奖励。」吉乃说道,一边伸出丁香小舌舔舐着他的耳朵,「毕竟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总要给你一点回报嘛。」

  「我帮助你……并不是为了……」被上下夹攻的阳斗断断续续地回应着。
  「可是你都兴奋起来了。」吉乃娇笑道,一边刻意朝着他的耳朵吹气,「口不对心的小色鬼。」

  「呜……」如此刻意的挑逗,让阳斗只能咬住自己的下唇,才不至於发出丢人的声音。

  「虽然很想在你面前维持一下形象,但先前服务客人的模样都被你看光了,应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吉乃一边说着,一边将阳斗的裤头拉开,露出挺立的肉棒,「而且你的身体这么老实,让我也有点……」

  话还没有说完,吉乃便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阳斗挺立的肉棒,开始吞吐了起来。

  「啊……呜……」吉乃柔嫩的樱色唇瓣将肉棒包裹住,让阳斗发出了舒畅的呻吟,温暖而湿润的口腔,则让肉棒舒服的一颤一颤的。

  和先前服务黑塚时,那种恶意挑逗一般的服务方式完全不同,吉乃将秀气的小嘴奋力地张大,将肉棒齐根塞入口中,一边用喉咙包覆着肉棒的前端,让阳斗射精的冲动逐渐明显。

  「要……不行了……」

  就在阳斗射出精液的前一刻,吉乃突然停下了嘴上的服务,将肉棒吐了出来,无数的银丝牵在樱色唇瓣和肉棒之间,让她的俏脸看起来煽情且诱人。

  「好险好险……」伸出丁香小舌,舔舐着樱唇上的银丝,吉乃说道,「现在射出来就太扫兴了。」

  接着,吉乃开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T恤、运动裤,就连雪白的内裤都被抛到了一边,很快的,不着片履的诱人娇躯便完全呈现在阳斗的眼前。

  「想不想……」跨坐在阳斗的身上,吉乃一边双手环绕住他的脖子,一边媚眼如丝的望着他,「跟我做到最后?」

  「最后……」即便没有经验,但阳斗依旧是名正常的男性,眼前有如此诱人的娇躯,让他几乎忘记吉乃是妖怪的事实,黑色的眸子中满是欲求的光芒,「可以吗?」

  「可以啊,只是有一个小小的交换条件。」吉乃说道,一边开始替阳斗脱去身上的T恤,「你要一直待在这里工作。」

  「一直?」听见吉乃的要求,阳斗忍不住发出疑惑的声音。

  「毕竟真面目都被你看见了,可不能让你到外面去乱说。」吉乃笑道,「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如果有那个意思,让我每晚都陪你也没关系喔。」

  只要待在三日月馆工作,就可以每天享用眼前诱人的娇躯,对於一名男性而言,这样的条件已经超越优渥的程度了。

  这样真的好吗……

  阳斗的心中顿时天人交战。

  虽然作为男性,吉乃这样送到嘴边的少女没有不接受的道里,但自己毕竟才刚高中毕业,如此草率的决定未来,又让他感到有些不妥。

  「怎么了,不愿意吗?」彷彿不想要给阳斗思考的时间,吉乃开始用挺俏的臀部磨蹭着他那挺立的肉棒,一边像是要给他最后一击似的,「那我的服务就到这边了,剩下的你得自己想办法解决喔。」

  可恶……我不管了……

  最终,作为男性的冲动战胜了理性。

  只见阳斗伸手抓住了吉乃不停磨蹭自己的翘臀,一边用灼热的目光望着她,熊熊燃烧的欲火让他的身体变得异常滚烫。

  「呵呵,诚实的孩子我并不讨厌喔。」阳斗的选择已经透过动作传递了出来,让吉乃愉悦地露出笑容,接着抬起臀部,将自己淋漓的小穴,对准他那挺立的肉棒,一边邀请般的说道,「那……就进来吧。」

  「我还是第一次,如果不小心弄痛你的话……就抱歉了。」

  「没关系,我可不像人类的女孩子那样脆弱。」捧着阳斗因为第一次品尝女性而胀得通红的脸,吉乃安抚道,「随你的意思动就行了。」

  「那就……」得到了吉乃的首肯,阳斗随即向上挺腰,将肉棒深深突入吉乃的体内。

  「嗯啊……」

  「呜嗯……」

  随着阳斗的突入,吉乃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体内被异物撑开的快感,让她差点被推上高潮。

  而阳斗这边,因为吉乃先前的服务加上她体内紧緻的感觉,一下子没能把持住,将体液全数射入吉乃的体内。

  「哈……哈……这么快就射了……」灼热的精液灌入体内,让吉乃甜美的嗓音带着些许颤抖,「我的里面就这么舒服吗……?」

  「抱歉……」吉乃的问题,让阳斗脸上顿时一阵滚烫,但在发现交合处渗出淡淡的殷红后,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三日月小姐……那个……血……」

  「不是跟你说了不用在意的嘛。」吉乃露出甜美的笑容说道,「比起这个,你还没有满足吧?」

  「想要做几次都可以喔。」双手扶着阳斗的肩膀,吉乃碧绿的眸子里透着满满的情欲,对着他娇喊道,「还不快动起来,官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或许是被情欲沖昏了头,阳斗顺着体内爆发般的欲火,将吉乃一把推倒,接着毫不怜香惜玉的挺动着腰部,使得点点殷红混合着白浊的液体,从交合的部位汩汩而出,弄髒了两人身下的榻榻米。

  「呜……突然这么激烈……」被阳斗近乎粗暴的突入,让吉乃发出了一声似是痛苦,又像愉悦的呻吟,一边伸手环抱着他,一边抱怨似的娇嗔道,「太过头了啦……啊……」

  但阳斗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只是不断的挺动着腰部,「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回荡在小小的房间里。

  如果换作一般人类女性,恐怕会因为阳斗的粗鲁而受伤。但吉乃身为妖怪,身体素质自然不是人类女子可以比拟的,虽然初经人事,但阳斗激烈的挺动非但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反倒因此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如同浪潮般一波又一波的拍打着意识。

  「呜嗯……里面……顶到了……」随着阳斗的肉棒突入身体的最深处,吉乃发出一声悲鸣般的呻吟,「不行……啊……这样顶的话……」

  「呜啊啊啊啊!」

  一声高亢的尖叫过后,吉乃紧抱着眼前的男性,像是要留下记号似的在他的肩上咬出了浅浅的齿痕,大量的蜜液从她娇嫩的小穴喷溅而出,将她的下身变成了一片水乡泽国。

  不行……撑不住了……

  或许是人类的模样无法支撑阳斗的粗鲁,也或许是初经人事便体会到如此剧烈的高潮,让吉乃的脑子承受不住,身体像是启动了保护机制一般的自动鬼化,但身上却没有一星半点身为鬼族的威压,反倒不停地散发着浓浓的女性气息。
  「这就是女孩子的高潮……」没有注意到吉乃的鬼化,阳斗看着交合处喷溅而出的蜜液,发出了一声感叹,一边继续挺动腰部,将吉乃的体内搅得一蹋糊涂。
  脑子……一片空白了……

  剧烈高潮的余韵,以及高潮过后的敏感小穴不断被抽插的快感,让吉乃的脑子开始发白,娇小的身躯也跟着微微颤抖。

  连鬼化过后的身体……也没办法承受这般快感吗……

  就在吉乃强撑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的时候,阳斗突然开始变换姿势,将她的身体调整成趴跪在榻榻米上的姿势,接着抓住眼前挺翘的臀部,从后方猛然突入。
  「呜……这种像是动物交合一样的……呀啊……」或许是觉得羞耻,吉乃发出了一声抱怨之后,试图挣脱阳斗的手臂,但臀部突然感觉到一阵热辣辣的痛,让她发出了轻叫出声。

  呜呜……竟然被人类打屁股……可是……好舒服……

  身为妖怪的自尊心,让吉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耻,身体深处却不停地涌出愉悦的感觉。

  但也因为沉浸在交欢的愉悦之中,让吉乃没能发现阳斗的黑眸,也染上了些许鲜红。

  「三日月小姐……我又要……」这样激烈的肉体交流没有持续多久,随着腰部逐渐变得痠麻,阳斗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着。

  「啊……可以喔……就这样……呜……在里面」意乱情迷的吉乃,也不管两人之间身分的差异,不曾间断的快感,让她渴望得到阳斗的播种,「让我怀上……人类的孩子吧……」

  「呜呃……」

  「啊……滚烫的……进来了……要去……咿……库呜呜呜呜!」

  随着阳斗在吉乃的体内释出体液,吉乃也因为体内射精的快感而被推上了高潮,大量喷出的蜜液,彷彿喷泉一般溅湿了两人的下身,也让房里淫糜的气味变的更加浓厚。

  双双达到高潮过后,两人顿时像是断线人偶似的失去了力气,倒卧在榻榻米上沉沉睡去。

  「失算了啊……」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吉乃先一步恢复了意识,看着躺在身旁依旧睡得香甜的阳斗,和自己一蹋糊涂的下身,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原本吉乃是为了让阳斗可以守住自己身为妖怪的秘密,同时将他留在三日月馆工作,因此想要牺牲一点色相,没想到把保留了长达一百多年的纯洁之身都给搭上了。

  且不论外表,即便是以妖怪的年龄来看,吉乃也只是个年轻女性,会想将纯洁之身献给能够託付终身的对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服务客人时禁止本番行为也是这个缘故。

  「难道是先前喝了酒的缘故……?」吉乃嘟囔道。

  虽然吉乃自认酒量还不错,而且喝的也是平时就喝惯的酒,不太可能会喝醉,但在替阳斗服务的时候,便觉得脑中一阵轻飘飘的,体内的情欲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但事到如今,再多做追究也於事无补,而且吉乃也不讨厌眼前这名救了自己的黑发少年,至少他没有丢下失血过多的自己不管,而是尽力帮助了身为鬼族的自己,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吉乃对他抱持好感。

  「明天开始,会有更多的工作等着你喔。」像是看着年幼的弟弟一般,吉乃轻抚着阳斗黑色的发丝,一边说道,「趁今天好好休息吧。」

  这便是在之后被妖怪们称作「三日月的半妖」的久野阳斗,与其妻久野吉乃令人脸红心跳的第一次交欢。

  然而,在这之后会发生多少意想不到的事件以及阻碍,现在的他们并不知晓。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