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郁土之上的月庄——女体初心者】(10)作者:梵卓
【郁土之上的月庄——女体初心者】(10)作者:梵卓
字数:10167


10. 漩涡里的女人和制造漩涡的男女(下)

  「精彩!梵大神不愧是长期霸占论坛人渣排行榜榜首的男人!」

  打开房门想要去卫生间尿尿顺便窥视一下女孩们,却不料张大小姐正贴在房门上偷听。等我关上门,把这身上只套了一件浅灰色巨大T 恤连裤子都没穿的妖精拉开几步后,就受到了成吨的人身攻击……小姐你下回可以穿我的T 恤嘛,这件太长了一点都不好啊!!!

  「放屁!这月的投票帖里你是第一!怎么洗那么快?」说起这个投票我就感到痛心疾首来着,竟然能和张妖精、猴子这种货色一同上榜,人生的天空已经是死灰色了啊……

  「琥珀老是盯着我和琉璃,洗澡时不小心碰一下就脸红!弄得一点性质都没了!对了!你现在这么搞一会我怎么进去调戏主播姐姐啊!?」张妖精不满地说完再次提起我的领子,好吧……配合她一下垫个脚?

  闻言我把头探出过道对客厅里正敷着面膜在给大长腿抹东西的琥珀竖起大拇指。然后身体又随着张妖精的一发力重新被揪到她脸前……话说大小姐以你的身高还是不要做这种高难度动作了行不行……

  「搞了半天洗那么快就是为了裴雅?哎哟!别闹了,就你那没脸没皮的个性还问我怎么办?对了,琉璃的体检什么时候做的?」恍然大悟,随后我想起来个事。

  「一个月前,我警告你别在外面带什么莫名其妙的病回来给琉璃染上再传给我!」凶巴巴的……这句话奇怪么?一点也不奇怪……

  「大小姐你这句话很有深意啊……最后全村子都倒霉?」实在忍不住,我作死的把这个梗讲完……

  「全村子倒不倒霉我不知道,你肯定会死很惨!让开,老娘心情不美丽,陪老娘进屋找乐子!」说着不给我继续吐槽的机会,张大小姐就这样抓着我的衣领打开了卧室门……顺带一提为了配合她的身高,我现在偻着的背好痛……

  进屋后之见趴在床上的少妇看见来人后猛地起身把薄被盖住身子,等看清楚后少妇惊讶问:「张小姐?!你……?!」

  估计是想岔了……就我几天从别人口中的只字片语结合起来看,张妖精家里除非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否则败家败一百年都不会沦落到这里。

  「裴姐姐,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张大小姐轻皱眉头说着,话语里十分伤感。就按她在门外的表现来看此时肯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嘿,这丫头的说辞怎么和我差不多啊……但这语气是……大小姐你打算将计就计?!不能让她继续说了!!

  「咳,太太,昨晚我们聊天时你也听到了,张小姐是月庄的常客,和我私人关系很好。」话里的目的很简单,让张妖精放弃这个念头。虽然美少妇现在思绪紊乱可能一时着了道,但冷静下来之后肯定能想明白。

  「呵……!是很好!」这不爽的口吻……干!你别掐我啊……说完之后张妖精扭着小屁股大大咧咧的走到床边坐下。

  裴雅有些不可思议的把视线从我和张妖精脸上来回看着。毕竟曾经也是红极一时的美女主播,就算是红着眼睛面容憔悴的样子仍散发着一种知性美人的气质。我见床上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都在组织语言,回头偷笑着把卧室门关上了,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准备看戏。现在是电视剧时间,客厅里的两个小丫头应该不会来打扰。
  「张、张小姐……能不能请您帮帮我丈夫?」还是美少妇犹豫着率先开口。
  「裴姐姐,那种男人还值得你挂念么……是他亲手把你送到这里的吧?」从张妖精冷淡的语气上来看,应该是不打算走知心妹妹路线了。

  「可……毕竟还有两个女儿……张小姐,求求你!」哀求着,少妇身体不自觉的前倾,身上盖着的被子滑落了下来。

  「裴姐姐……你老公得罪的人太多了……我帮不上忙,真的。但是两个小女孩的话,我可以让人安排一下,平平安安应该没什么问题。」

  「真的?!谢谢张小姐!谢谢张小姐!……」

  裴雅哽咽着又要掉眼泪了……我倒是无所谓,但看到张妖精已经避开少妇的视线对我挥起小手示意,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

  「太太,张小姐开口了,那你怎么回报呢?」尽量把声音放的柔和一些,但怎么我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是大反派的口吻啊……

  「呃?!……」

  不去看床上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我自顾自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刚想点燃……操,挨了一脚……悻悻然的扔进垃圾桶,对哀伤的美少妇开口:「我说过吧,张小姐是这里的常客……太太您明白的吧。」

  「张小姐是女孩子……唔……!?」

  「男女通吃嘛……呃!」腿上又挨了一脚……

  脱下鞋跨上巨大的床之后,我不理会裴雅惊慌的避让,绕到她身后强行把她搂在怀里,过程中少妇一直惊慌的叫着。之前独处时的对话有了效果,美少妇挣扎了半分钟左右停下了,手规规矩矩地绕在少妇腰上,我在她耳边轻声说:「太太你会听话的吧……就像刚才那样。」

  想到这,不爽的看了张妖精一样,计划全被你打乱了!本来今晚可以让少妇乖乖就范的……

  「裴姐姐刚刚生完孩子吧。」面对我们盘膝坐稳后,张妖精笑嘻嘻的开口。从我的视线角度很好的能透过卷起的T 恤看见张妖精迷人的三角地带……白色?意外的朴素啊……

  「……?」少妇漂亮的脸上全是迷茫。

  「太太把乳房露出来让张小姐看看。」我柔声解释,同时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扮红脸,不然之前的那些功夫不就白费了?

  「裴姐姐不愿意吗?我也无所谓哦,反正呵呵……」变态们的想法总是合拍的,张妖精看了我一眼后,干笑着说到。

  紧接着,仍然不想给裴雅反应的时间,我又开说:「机会只有一次,太太女儿们能不能平平安安度过将来的日子就看你现在的表现了……说不定太太偶尔还可以出去见见她们哦。」

  「真的?!我能去看她们?!」少妇眼神充满期盼的看着我,然后又转头看向张妖精。

  「当然,但是要看裴姐姐的了,快点吧我等不及了!」灵动的眼睛里满是兴奋,明明是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却是个活生生的变态。两种奇特的碰撞让旁观者的我越看越喜欢,当然了,是张脸。

  事已至此少妇应该也能明白没有了抵抗的余地,含着眼泪内心挣扎几秒后抬手拉下睡裙的肩带,失去支撑的睡裙上半部分掉落在裴雅的腰际。

  在我和张妖精联合之下,精神饱受煎熬的少妇终于向我们展示了她小巧挺立的乳房。

  「太太的刚刚结束哺乳期吗?奶子很涨啊,我能揉一下吗?」暗自欣喜后我想到裴雅刚刚生下第二个女儿,迫不及待的说道。

  「……嗯……」红着脸凄苦的点头,美少妇的模样确实很容易激发男人心里的兽性。

  「哈?一人一个!」张妖精脸上的兴奋更加浓郁,对我说完后立刻伸手摸在少妇的乳房上。

  惊人的饱胀手感,从没有摸过哺乳期间乳房的我一时半会找不到什么形象的比喻,沉甸甸的手感让我有些爱不释手,加重揉捏的力度后饱胀感更强烈了,对,就像充到九分满的水球一样。

  「太太很舒服吧?那么胀,还要更用力一点吗?」看到裴雅皱眉忍耐的表情和急促的呼吸,扯起嘴角对少妇问到。而身前的张妖精已经不满足于用手了,改为跪坐低身用轻启诱人的小嘴一口含住了裴雅的乳头!

  「………!」美丽的少妇张口咬住嘴唇,极力克制着。

  「太太要好好回答问题哦,嗯?!这是!!」逼迫着美少妇的同时,我惊喜的发现裴雅的乳头前端分泌出了一点白色和透明色混合的水珠!绝对是乳汁不会错!果然和我预计的一样!刚刚结束哺乳期的乳房只要用力揉捏的话是可以分泌乳汁的!

  「唔!有了有了!」张妖精同时抬起小脑袋兴奋得叫起来,红唇之上还挂着白色的乳汁!我和她兴奋的对视一眼之后,张妖精重新一头栽进少妇的怀里开始吸吮她的乳头,我也加快揉捏的频率。

  「啊啊啊!别……用力吸!好胀……啊!奶水会出来的!」被我们弄出乳汁后,裴雅终于喘息着开口试图阻止对她乳房的蹂躏,但怎么会如她所愿呢?就在揉捏中,越来越多的乳汁从乳头上分泌出来,聚在一起滑落到我的手上。

  「太太想要更舒服吗?挤出奶水之后奶子舒服多了吧?」

  「……嗯,很胀」对少妇乳房的刺激不单挤出了乳汁,同时情欲也在高涨,额头、颈部、起伏的胸部都布满了汗水。随着张妖精的吸吮和吞咽声加大,床上淫靡的氛围让我更加兴奋,调整了一下手势后,我对怀中已经迷乱的少妇低声说到。

  「让太太更舒服一点吧!」说完,五指和手掌同时发力!

  「啊啊啊啊!!!」

  随着美少妇苦闷的叫喊,白色的细水柱从裴雅的乳头上对外喷出!乳汁飞溅在床单上,立刻留下了一条水渍。虽然量不多,但依然刺激强烈的刺激了我的欲望!再用力捏……

  「啊……!」

  越来越多的乳汁挂在我的手上,看到温热的液体打湿了手掌后,不由觉得有些可惜。

  「太太把自己的奶水舔干净吧。」我抬手到裴雅红透了的脸前,命令道。
  「……不要!」漂亮的脸蛋本能的避开我的手,低声拒绝。

  与此同时张妖精抬起头皱眉看着裴雅,轻启更为鲜艳的红唇:「没了。」
  一时间床上的三人谁都没有说话,屋内只剩裴雅的喘息声。少妇丰润的肉体上挂满了汗水和被稀释了的乳汁,原本用手支撑的娇躯不觉中已经完全靠在我怀里,注意到我的视线后羞涩的低下脸。

  「那怎么办,已经结束哺乳期了。不过太太到底是为人妻子和小女孩不一样,刚刚一脸享受的表情真是令人难忘啊……」我把另外一只手也按在了少妇的乳房上,继续轻轻揉动着,怀里的裴雅好像忘记了要抵抗,任凭我的双手在她乳房上作怪。

  刚刚平缓下来的呼吸又变粗了……

  「哦对了!没关系!」大概被我的话提醒到了什么,张妖精突然雀跃道,转身跳下床就跑到卧室里的储物柜前开始快速翻找。力度大到就听见阵阵东西碰撞的响声。直到一脸兴奋的拿着什么东西重新扑上床。

  「这什么啊?」疑惑接过张妖精递来的东西,大小形状都和方便面调味料一样,捏上去的感觉……药片?。

  「哈哈,土鳖了吧!空孕。」张妖精一脸得意的嘲笑我一句后,神神秘秘的说道。

  「空运?我还海运……等等!是那个……?」明白过来后,我有点不确定的继续追问。

  「对!就是那个!见效超快哦!最新改良之后的,直接口服。」说着,张妖精又从我手上抢回小袋子迫不及待的打开取出了一粒。

  「不要!!!」说到这份上,裴雅不可能不明白张妖精的意图了。尖叫着在我怀里剧烈的挣扎,看来之前的经历让她对药物已经极为恐惧和抗拒。

  「别动别动,还没让你吃呢,别动了!」没想到少妇的反应那么大,我连忙厉声喝止。

  身体一颤后,停下徒劳的挣扎后,裴雅美丽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眼神里满是哀求。我重新把她拉进怀里轻轻在少妇背上摸着试图安抚情绪,但收效甚微。皱眉看着张妖精,没给琉璃用过吧?

  「放心吧,只是让你持续分泌奶水罢了,对身体无害的。」张妖精把玩着小袋子,语气淡淡的。

  说实话,在得知张妖精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作用后,我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此刻见她的意图十分坚定,我自然要和她一条战线,缓缓开口。

  「太太,我个人是比较反感用药物的,但如果只是催乳的话……」我说的也不完全是实话……这玩意除了催乳以外还有个药效……就是催情。

  「裴姐姐你自己考虑吧,这个药是需要长期服用的,可以持续催乳。如果你答应吃的话,你女儿我就帮一下……」甜甜笑着的张妖精此刻在裴雅心里应该完全和恶魔划上等号了……

  「……」少妇听到关于自己的女儿后,停止了哭泣,只是漂亮的双眼仍不停的流着泪水,就这样失神的看着我们。我从张妖精手里拿过小袋子,取出里面的药片递到裴雅的嘴边。

  「太太,张嘴。」

  随着下咽的动作,裴雅脸上的凄苦更甚,最后忍不住在我怀里失声痛哭……轻拍裴雅的背,我抬头把视线对上噘着嘴的张妖精,无声的开口。

  「没给琉璃吃过吧?」

  「没有。」

  「别给她们两个吃。」

  「不舍得。」

  眨眨眼,张妖精的脸上重新挂起笑意,果然两年的相处不是白给的。屋里的裴雅我们当然可以放心试药啊!话说我也很期待啊!过了一会,收到张妖精的示意后,我低头对怀里渐渐停下哭泣的少妇问到:「太太,没什么不舒服吧?」
  「……」裴雅避开我和张妖精的视线,沉默。

  「放心吧太太,没事的。来,坐好。」柔声安慰后,我把完全放弃抵抗的裴雅从后面抱住,说是坐,其实是让她半躺在我怀里。手重新摸上依然饱胀着的乳房,指尖开始慢慢地揉动少妇的乳头。

  「啊……!」裴雅应该也没想到我们两个在她痛哭时还有这份心思,发出一声低鸣。

  「太太,舒服吗?」对我来说同样如此,换做平时打死我也没法在别人痛哭后问出这种话,但此时我怀里的少妇刚吃下烈性春药……呵呵。

  「……好热!」眼神开始涣散的少妇恍惚着回答。

  「嗯,太太吃了药的关系。不过没事的,只是让太太的身体有些发热而已,这样揉一揉是不是舒服一些?」见药效发作的如此之快,我不禁加大动作,双手大幅度的在少妇的乳房上揉捏着,不一会,乳头上又开始分泌出些许乳汁。这应该和药没关系,是本身的。

  「……嗯!舒服……奶子好胀……」裴雅的脸上泛起红晕,有些迷离的轻声回应。

  「要用力帮太太挤奶吗?」说话同时,我好奇的看着又开始在屋里翻找着什么的张妖精,还有道具?

  「嗯!用力一点……挤出来,舒服多了……」娇羞的点头,乳房下越来越多的乳汁顺着我的手滑落到少妇的小腹上。

  一边张妖精在我的注视下自顾自的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架起了一台DV,红色的灯亮起之后对我比划了一下,是搞定的意思么?懒得管这个古灵精怪的死丫头,现在怀里明显动情了的少妇才是我兴趣所在……

  「再……用力一点……」不满足我手上的力度,裴雅开始主动要求加重力气,乳汁已经不是流淌了,偶尔还会喷出细小的水柱……

  「太太求我吧,不然就不揉了。」我无视了少妇的要求,反而停手逗弄起她。
  「……求、求你用力一点。」裴雅抬起自己美丽的脸,充满雾气的双眼带着恳求对我说道。

  「这样吗?」

  「啊!好舒服!……奶水都挤出来了……好热啊!」

  我一只手往裴雅的下身探去,不理会少妇本能之下抬起阻挡的双手,直接钻进内裤里,穿过浓密的阴毛,将手指盖在少妇阴蒂上,慢慢揉动着问:「下面舒服吗?」

  「……啊……不要……!」嘴里抗拒着,但语气却十分动摇。角度关系没法完全摸到少妇的阴唇,但只是那一点点,里面的淫水已经将我的手指完全打湿了。加大在阴蒂上揉搓的力度,不一会,裴雅动听的呻吟在屋内响起。

  「太太的小穴里好湿啊,怎么揉揉奶子就这样了?」

  「……不、啊……不知道啊……啊……」

  「一定是因为太太天性淫荡的关系吧,都说阴毛浓密性欲也旺盛,太太觉得呢?」

  「不是!啊……没有……淫、淫荡……啊…啊…舒服……」

  「太太一点都不坦率啊,如果想要我揉快一点的话,就要承认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

  说着,我抬起头有些好奇张妖精安静了半天到底在弄点什么,可能是受裴雅淫靡的样子影响,坐在床边椅子上把玩着催乳剂袋子的死丫头眼睛里全是赤裸裸的欲望,松开摸在裴雅乳房上的手、招手示意让她过来,但被摇头拒绝了,我又不敢碰你……真是……

  「不要!揉……帮我……求你……啊!」倒是怀里的少妇因为失去了乳房上的快感后不依的轻扭着娇躯叫着。

  「那太太承认自己是淫荡的女人,不然就没有挤奶了。」

  「……不是!我……啊……没……要啊……揉我!求求你了……啊!不要停啊!下面!」

  在我停下少妇小穴上揉搓的手后,裴雅茫然得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我,见我冷淡的回视后咬着嘴唇眼睛里满是恳求……迟迟不见我有继续的意图后,精致的五官皱起,一脸急切的扭动身体,同时把手伸到自己的小穴上……抓住少妇的双手,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无视少妇越来越焦急的恳求和口中无意义的吱呜声。
  「不说什么都没有!」

  「我要啊!我要啊!放开我!!!你放开我!!求求你了!!放开我!!!」
  「不说什么都没有。」

  「………………我是淫荡!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给我!!我是淫荡的女人!!」

  终于裴雅的理智无法抗拒春药的威力,几乎用高喊的方式说了说口,见我仍然没有放开她哭着继续一遍遍的喊着。

  「那好吧,但是你自己不准动。」

  「不动!给我!我是淫荡的女人!帮我揉!!」

  「呵呵……帮你揉奶子还是小穴?」

  「都要!好难受!快一点!!求求你了!!我都要!!!」

  放开裴雅后,被肉欲冲昏头脑的少妇双手保持不动,焦急得用眼神催促我。
  重新攀上丰润的肉体,几乎是触碰到的同时少妇口中响起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啪啪啪啪……太精彩了!」已经把DV关上的张妖精站在一旁拍起手来,灵动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和兴奋,飞快的扑上床,张妖精对少妇问到:「喂,想要鸡巴吗?」

  「啊啊……鸡巴?啊……」

  「对!粗粗的长长的!」

  「想……想要!想要!给我啊!快给我!」裴雅转头对着我焦急的说道。娇躯重新开始用力,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把我推到在床上,然后钻在我的下身,手上飞快的开始解我的皮带……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粗粗长长了?琉璃你个死丫头我今天一定打死你!连忙把裴雅的手扫开,少妇发现解不开我皮带后已经开始在扯我的裤子了……我就这么一套制服啊!

  「脱掉啊,她这么下去不发疯啊?」张妖精当然不明白我的动作,奇怪的说到。

  「不是!……嗯……你在不太好意思嘛……」刚脱口我一想马上换了一套说辞。

  「不可能!老娘凭什么不能在自己卧室了?!」炸毛了!张妖精气急败坏的指着我喊到。

  「那你把T 恤脱了,不然不公平。」继续挡开已经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的裴雅,我对张妖精说道。

  「……行行行,反正你也看过了。」说完张妖精十分干脆的把T 恤一脱,顺带把胸罩也解开了……!这个画面直接把我的大脑给震当机了……呆呆地看着张大小姐仅比孪生姐妹稍小一点的丰满乳房,半球型的饱满山峰上两点粉色的诱人凸起……

  「操你妈的王八蛋骗老娘!!你他妈根本没看过E 盘!!!」原本有些羞涩的张妖精看我一眼后立刻从表情判断出来了什么,低声充满怒气的对我喊到!这时候处理不好绝对是天灾!毁灭级别的!

  「看了看了!!就看了一眼!你问起来时候我总不见得说一眼不算吧?!」事到如今绝对要承认,必须要承认!我连忙换上一贯骗人用的真挚表情对暴怒的女孩说到。

  「真的?!没骗我?!」

  「真的真的,你反应那么大吓死我了……」

  「看了哪个?!」

  「你和琉璃六九那个!」

  「你敢说出去我杀你全家!」

  「我的大小姐啊……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俩关系好的都住一间屋子了,我要卖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啊?」

  看到张妖精的表情平静下来,我不得不有点佩服自己了,刚才被问到的时候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来那天和姐妹俩说什么六九,琉璃小脸通红的样子……呼……活过来了……真的,我毫不夸张的说,刚才绝对是我平淡人生中发生过的最大危机!

  「行了没啊?你看裴雅已经在边上自娱自乐起来了,闹够了就过来了。」拍拍床,等张妖精一脸狐疑抱胸坐下后,我小声对她提议。

  「不要,一会全被你看光了!」张大小姐傲娇了……

  「你要不现在去删光了E 盘?不然我今晚通宵也把它全看完。」

  「那也不要,一会被弄的不尴不尬怎么办……」

  「朋友之间互帮互助一下?」

  「滚!」

  「那你自便。太太,脱光了过来吧。」我脱下衬衣和裤子后对一边已经自慰高潮过一次的裴雅命令到。

  明显不可能就此满足的少妇立刻爬到我身下,满脸淫荡笑容瞬间就扒光了自己后平躺在床上。除去内裤后,我故意瞥了一样俏脸通红跪坐在我身侧的张妖精,随后俯身握住分身在少妇的阴唇里蹭了几下,等龟头被淫水沾湿后猛的一挺腰……灼热紧凑的感觉传遍全身……

  「啊啊啊!!!!!」下身已经一片潮湿的裴雅随着我的动作发出一声尖叫。
  「太太,舒服吗?」慢慢的耸动,我对身下眉头渐渐舒展开的少妇问到。
  「……嗯,舒服……好大……啊……小穴里好胀……」裴雅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一下一下在床上耸动着,表情和大部分女人一样带着享受微微皱着脸。
  「和太太的丈夫比谁的更大啊?」面对人妻,我不免问出了所有人妻小电影里都会有的台词。

  「你的……大……啊!啊啊啊……快一点!求求你……」理智已被欲望吞没的裴雅毫不犹豫的娇声回答,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太太想要更舒服的话,现在开始所有的感觉都要向我汇报,可以吗?」挺直着背,我渐渐开始加快在少妇小穴里抽插的速度,同时看了一眼仍保持跪坐姿势的张妖精,随着床上的震动,女孩胸前的那对巨乳轻微的摇摆着,性感的锁骨和胸口已经有了汗水。

  「看什么看!」凶巴巴的回应了我一句。

  「我帮帮你?」说完对张妖精伸出手。

  「不要!我去叫琉璃进来。」

  「得了吧,两个小丫头刚洗完澡。不管你了。」感受到下身缠绕在肉棒上的媚肉开始抽搐收紧,我立刻停下抽插对少妇说到:「太太怎么可以偷偷摸摸的想要高潮呢?」

  「不要停啊!对不起!对不起啊!!!继续动啊!操我啊!!!」

  「操哪里?」

  「操我的小穴!快一点!!求求你了!!就要来了啊!!」少妇苦闷的扭着身体,张开眼睛渴求的对我喊到。不单这样,裴雅更夹紧媚肉试图唤起我的欲望……

  「那么就给你奖品吧!」前倾身体折起少妇的双腿,我选择了一个可以把肉棒插得更深的体位后对春药作用下陷入疯狂的少妇小穴一顿猛插。

  「啊啊啊!!!好厉害!!!舒服啊啊啊啊……!就要……要来!!啊啊……要来了!!」裴雅湿透的小穴随着抽插开始抽搐收紧,不打算再逗弄她,再加快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潮了!!高潮来了!!来了!!!!!」强烈的高潮快感让少妇张大嘴发出了一声极高的淫叫,双腿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

  等裴雅停下颤抖后,我打算在美丽的人妻体内释放今天积累的欲望……
  「等等!这样就够了。」一旁的张妖精突然开口打断了我的下一步动作。
  「嗯?怎么了?」这种节骨眼大小姐您是要干嘛啊?换任何人碰到我现在的情况应该都会十分不爽吧?不过仍然把分身从少妇的小穴里抽了出来,又引起裴雅的一声闷哼。

  但显然张妖精不愧是没脸没皮中的杰出代表人物,对我的怨念置之不理自顾自的用手撑在身体两侧轻轻发力后挪近,如同精灵一样美丽的人儿将视线放在裴雅脸上大量思索着。只是女孩可能没注意到这个动作下她胸前的两个球体受到挤压后更为澎湃,简直就想要爆开一样。

  「裴姐姐,还想要吗?」张妖精皱眉注视了少妇的脸许久之后轻声问道。
  「……嗯,想要!还想要大鸡巴!……」高潮后一直闭着眼,脸上满是享受和羞涩的少妇闻言后眼睛都没睁开下意识开口回应着。

  「裴姐姐你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刚才还在哭着反抗现在就求着要鸡巴了?看来真的是天性淫荡呢。」几乎是全裸状态的张妖精说出这话让我不觉有些好笑,总有些五十笑一百感觉。不过我大概也明白了她接下去要做什么。

  「……不、不是!是、因为……吃了药的关系!」少妇娇羞的脸上带着些许不快否定。很难想象之前只穿着内衣面对四个男人仍能一脸淡然的成熟人妻现在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哈哈哈!我之前就说过了吧,只是会让身体发热而已……只是没想到裴姐姐欲求不满如此严重,立刻顺势乞求别的男人的鸡巴!很难想象你的丈夫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呢。」说着,张妖精伸出手在裴雅的乳房上揉捏起来,只是简单的几下就挤出了些许乳汁。

  「胡说!不是这样的!……呜……都是药的关系!……」裴雅用急切不满的语气坚决否定,但在看到张大小姐的动作后少妇的话语戛然而止……连一旁的我都看呆了……只见张妖精拿出催乳剂里的药片在少妇眼前晃了一晃后抬手就丢进了嘴里,咬的嘎嘣作响……

  「你说这个?现在我也吃了啊。」张妖精一脸嘲弄的笑笑,随后给了我个媚眼……

  用手捂脸……叹息一声……其实是掩盖快要忍不住的笑容。差点被死丫头骗到了……她刚才咬下去的那药片背面可是刻有一个很大的「D 」字的……什么时候换成钙片了?这段时间内张妖精嘴里说出的话一句都不用信了……

  为了不暴露张妖精的把戏,我故意用疑惑的声音问道:「干嘛?你也想试试分泌奶水的感觉?」

  「无所谓啊,试着玩呗。就这么一片了不起自己挤两天奶水,嗯……确实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看到鬼灵精怪的女孩脸上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不得不感叹人生如戏……看张妖精继续用嘲弄的口吻开口:「裴姐姐,你丈夫在你怀孕和生下孩子这段时间忙着生意上的事冷落了你吧?食髓知味的女人近两年没被人操之后就变得人尽可夫了吗……」

  「不是的!你不要乱说!!我没有!」裴雅恼羞成怒的想要爬起身子但被我按住了,重新把肉棒对住她淫水泛滥的小穴口轻轻一送……

  「啊!……」

  「太太,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很久没和男人搞过了?」用极慢的动作在少妇的小穴里抽动着,我对一脸气苦的裴雅问道。只动了几下,少妇的小穴难耐的遵循欲望本能开始收紧……

  「……是。」被身体欲望逼供的少妇沉默了一会后避开我的视线点头应是,下身已经忍耐不住的偷偷扭动起来了,只是动作很小,自欺欺人的认识我不会发现么……

  「说谎,太太不是被两个男人操了一晚么?」按住裴雅偷偷扭动着的腰肢,把肉棒大部分抽出小穴只停留龟头在里面……这样一来少妇身体会更加饥渴吧……

  「……啊」就像被发现偷吃的孩子一样,少妇难耐的表情里有许多尴尬。
  「裴姐姐,如果还想要的话……」张妖精一脸狭促笑容对少妇说着,跳下床在柜子里抽出一张白纸后拿起角落里的DV重新回到床上后继续说道:「对着镜头把上面的东西念一遍吧,要有感情哦,裴姐姐做过主播一定没问题的吧?」
  看着张妖精放在少妇身旁纸上的字,原来是类似奴隶宣言之类的东西,只是被她做了一些小改动。明白张妖精的又一个鬼主意后,我托起少妇的身体向后躺下,变成了乘骑位。受到动作影响小穴里终于被肉棒插满的少妇哪还知道理智两个字怎么写,刚想要撑起身子喂饱自己的小穴又被我重新死死的按住。

  「呜……!让我动!让我动几下!求你了!」从下而上看去,从前的端庄女主播已经完全变成了色情电影中的女主角。我心里充满了征服的快感……唯一不爽的就是这里面春药的作用占了绝大部分。

  「裴姐姐想要舒服的话,就对着镜头好好念吧。」被无视后一脸不爽的张妖精晃动着胸前的巨乳再一次拿起那张纸甩到少妇的身上。

  「这是……?!做、做不到……我不做!求求你们了!……就这个不可以!其他我都乖乖听话了啊!!!你们要的我全部都做了!!求求你们了!!」等看了一眼上面的字后,裴雅凄苦的看着一旁笑盈盈得张妖精求饶着,声音越来越激动,到最后已经竭嘶底里了……

  「那裴姐姐看看这个吧?如果不肯念的话就让你丈夫看看?」说完女孩对手中的DV按了几下,每一次手上的动作都引起了胸前巨乳的微微晃动,看得我口干舌燥……几秒后,DV的小屏幕上就出现了之前的那一幕……

  「………………我是淫荡!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给我!!我是淫荡的女人!!」

  「不要!!!!!」在听到DV里传出的淫声浪语后,少妇一脸绝望的尖叫起来!抬手就想抢夺DV,但张妖精早有准备,娇躯往后一退。晃了晃手中仍在播放着堪比色情电影的DV,小脸上全是淫邪的笑容。「念完之后就不会给你丈夫看哦,还会有奖励呢……只要裴姐姐听话,今后每一天都会是幸福快乐哦!」

  「太太,就当念新闻稿嘛,张小姐都说不会给你丈夫看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以前太太的工作不就是通过镜头念着没人会信的谎话么……说起来还让太太重温了女主播的感觉呢。呵呵……」我好笑得看着裴雅不断变化着的表情轻声说道,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对哦!裴姐姐你要记住上面的每一句话,念完之后也是一样!奴隶就要有奴隶的样子……但是裴姐姐你这样的表情又让我有些不忍心呢,还是算了吧。对了,最近所有人都在找你丈夫麻烦,说不定我还弄不到他的联系方式呢,裴姐姐要不要赌一把?」张妖精一脸同情却说着让少妇越来越绝望的话语,真难相信拥有这样纯净绝美容貌的少女内心已经完全的腐烂了。

  等张妖精说完,裴雅流着泪脸上满是挣扎,等她看见张妖精准备起身后……
  「我念我念!我什么都会做的!我会听话的!!」哭喊着,少妇立刻拿起手上的纸张声音颤抖着念出上面由淫邪和变态内容组成的文字,但立刻被张妖精厉声打断了!

  「裴姐姐你没好好理解我的话吗!我让你对着镜头!要有感情!」

  「我……我知道、了……」

  裴雅一边稳定着情绪,同时还要抵抗小穴里的难耐,一直试了三四遍都被举着DV的女孩不满的打断了。

  「看来要给裴姐姐喂点奇怪的药才能好好做了呢……」张妖精冷冷地说道。
  「不要!!我会好好念的,就一次!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了!!」
  「那么开始吧,如果还做不到……」

  「我、裴雅……自、自愿接受梵卓先生的性、性奴调教……放弃人格以及正常人生活,从今天起,包括我的身体和精神全部交给主、主人和梵卓任意支配、成为主人的……私有财产。遵循主人和梵先生的一切命令,好热……对主人和梵先生绝对坦白,啊……不会有任何隐瞒……」不愧是专业出身,尽管仍能从裴雅的声音和表情中发现许多不自然和偶尔流露出的哀伤,但在外人看来曾经的女主播已经完全变成了变态性奴。一字一句间,少妇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原本羞涩苦闷的声音也逐渐显得淫靡,不时调整着坐姿……在春药和小穴还有变态誓言的三重刺激下,进入了性倒错的状态……当少妇的性奴宣言接近尾声时,我用手略微抬起她的身子,对少妇湿透的小穴开始抽插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啊!!太长了……!顶到子宫了!啊啊……梵先生……啊,我的小穴……正在被梵先生又粗啊啊……又长的肉棒……操着,好舒服……裴雅……是……梵先生的……性奴……梵先生的一切要求……我……都会、都会满……足……啊啊……」说道最后,少妇抓着纸张的手直接按在了我的胸口,被我释放了的腰肢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呵呵,裴姐姐还会脱稿呢,要好好的看着镜头说哦!越淫荡下流就有越多的奖励哦!」一手举着DV拍摄,女孩已经不自觉的被淫靡气氛所感染,另外一只空着的小手移到自己的下身隔着内裤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私处。

  「是!我会……啊……好好说的……大家请、请看……现在裴雅正啊啊……啊啊……正被操着小穴……裴雅……是个、天性淫荡的女人……啊!好深!又顶到子宫……啊……」

  「太太不愧是专业的啊……那告诉下镜头前的观众们,太太想要每天被我操小穴吗?」

  「嗯!要!啊啊啊……我想要……天天、小穴……天天操……啊啊……」
  「丈夫的鸡巴和我的鸡巴二选一,太太喜欢哪个啊……」

  「……啊……不……不知道……啊啊……好舒服……」

  「不说的话就要停下了哦!」

  「你的!你的比老公的……好!啊……要来了……感觉……好深啊……再进去……」

  「太太想不想要更多的大鸡巴啊?」

  「更多的……啊啊……要来了!!……要啊……鸡巴……要啊……」

  少妇嘴里的淫叫越来越大,经历了一整天摧残的神经好像已经开始要崩溃了,完全丧失理智的人妻一味的在欲望引导下顺从我每一句话。一边的张妖精显然也被淫乱少妇的呻吟激起了肉欲的渴求,娇喘声渐渐响起……

  「那就给你吧,我要加快速度了……就这样射在里面好吗?」原本还能坚持的我,在少妇癫狂的淫叫和张妖精的娇喘刺激下,突然身体的快感以直线上升,在体内累积了一天的欲望终于要迎来释放……

  「好!就射啊啊……射在里面……给我……来了!!!来了!!!肉棒变粗了!!要来了!!小穴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呼……好紧……呼呼……射了!啊……」

  「唔唔!!!唔……!」

  在彼此的言语和淫靡气氛刺激下,床上的三人同时炸开了身体的欲望!高潮的快感是我们脑子里唯一的念头……两女的呻吟和我的喘息声一直持续了半分钟左右才渐渐转弱……和美少妇相拥躺在床上彼此的耳朵里全是对方粗粗的喘息声……我看了一眼已经倒在身边的张妖精,轻轻握住她的手……没有拒绝,反而是用力握紧……

  笔者:首先祝各位国庆快乐,祖国繁荣昌盛。然后是……新键盘到货了,嗯……各种不习惯就是了。心里想好的一句话只要摸到这个陌生的键盘瞬间什么都不剩了……而然最蛋疼的是我写完之后直接关机了,用的是文档,没自动保存……晚些时候S5就要正式开始,顺带一提我前两天作死的下了近二十个GAL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