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睡了我的少妇领导】(完)【作者:绿城少龙】
【睡了我的少妇领导】(完)【作者:绿城少龙】
字数:47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睡了我的少妇领导
  去年年初,我从上一家金融机构离职,换了一家银行。

  原本以为银行妹纸会很多,艳遇不少,不过发现大多数都在客服,信用卡中心那边,打交道的机会很少。

  我只好把目标放在我们部门的同事身上,我们这个部门人不多,只有两个小组,两个领导都是女的,直属主管是一位四川的少妇,名字里带有一个芹字,我一般喊她芹姐。

  另外一个主管是一个九零后,不过也已婚了。其实另外一个主管更漂亮一些,不过老公就在附近银行上班,每天一起上下班,也没什么合适的机会,於是就不了了之。

  芹姐是一个八零后,孩子刚好读一年级,儿子不在本地上学,在四川老家。
  她个子不高,穿高跟鞋,差不多一米六出头。不过这年头一白遮百丑,四川的少妇往往皮肤都比较好,再加上胸围比较可观,又喜欢穿丝袜短裙,确实有一股人妻的风情。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打算吃窝边草,毕竟在职场上班,这份工作收入还可以,我也不想闹个陆家嘴视频门。而且刚入司,也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不过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开朗,很快就和同事关系处理好了,又比较照顾女同事,买饮料,零食,从来都不会落下芹姐一份。

  芹姐瞭解到我现在刚分手不久后,就主动给我介绍对象,说是她闺蜜小虹。
  既然是介绍对象,那肯定要先出来认识,於是连续两个周末,我们就三个人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做头发,美容,泡汤,大家玩得还是比较开心的。
  到了去年国庆,芹姐就回四川了,我没回去,芹姐的闺蜜刚好也没回去,就单约了小虹,她闺蜜还在自己住处给我下厨做饭,然后晒朋友圈,把视频还发给芹姐。

  当然,顺理成章地,我就在小虹家留宿,然后啪了几天。

  不过等到激情退却,女人就变得敏感了,聊到结婚的事情。其实我现在也玩够了,也打算结婚。毕竟我在中部省会城市也买了房子,已经装修差不多了,只要添置点傢具家电就可以结婚。不过小虹就极力劝说卖掉房子,再让家里凑首付,争取在我现在上班的地儿买房子,我不同意,结果就冷战了好几天。原则问题,我从来不让步,於是刚啪了没几天的女朋友又分手了。

  结果芹姐回来以后,就怪我,说小虹很伤心,工作都不在状态,巴拉巴拉给她闺蜜抱不平。还说我刚睡了她,就怎么怎么地,她多单纯一小姑娘,之前都是忙於工作,一直没时间交男朋友,我欺骗她闺蜜感情之类的。

  我就开嘲讽了,得了吧,没交过男朋友,她那处女膜是自己自慰用手指头捅穿地啊?这阴唇里麵粉嫩,不过外面都开始变色了,性经验都差不多上百次了,就算她没交过男朋友,可是不代表她没交过炮友!

  芹姐开始还装,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微信聊天怎么那么粗俗,我就呵呵了,你又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我至於在你面前装出人畜无害的样子吗?你们闺蜜聊天还经常交流做爱的感受呢!

  芹姐见我们也没和好可能,也就不再劝,我和芹姐倒是冷淡了一点。毕竟以前还有她闺蜜做个媒介,现在两个人生活中又没什么交集,老是黏在一起。在工作中也容易引来流言蜚语,不过后来我负责的项目,因为KPI考核计算方式变更,再加上我入司没满一年,年终奖也可能泡汤。不过芹姐还是极力帮我争取了,虽然比其他同事少,不过也差强人意。

  做人嘛,肯定要有来有往,知恩图报,礼尚往来,这次帮了你,你觉得是你应得的,不表示,那么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况,她们就不会考虑你了。

  过了年,我过来上班,芹姐多休了几天年假,她负责的事情我一并帮她处理了。

  差不多二月底,又是周末,芹姐就约好一起出来吃饭。我本来是准备过去接她,不过她自己开车先来到我的住处。

  因为室内开了空调,所以我也懒得换衣服,穿着棉衣棉裤就开门。芹姐大概是想瞭解一下我的居住环境,虽然不算特别乾净,不过还算井井有条。

  我帮她拿了牛奶,就开始洗漱,两个人就开始聊天。

  这个时候我瞭解到芹姐的老公刚好出差去了,去了趟成都,起码要到周一才回来。

  女人告诉你她老公不在家,孩子在老家,虽然算不上对你投怀送抱,但是起码对你没什么戒心。

  我就开玩笑说,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跑到我这么一个单身青年家里,属实很危险啊!

  芹姐那天穿着灰色短裙,衬衣外面是外套,下面是连裤袜,往我床上一坐,「来来来,我怕你是有贼心没贼胆,再说了,你可是在这床上睡过小虹的,你对着我闺蜜下手,你真硬的起来?」

  我刷完牙开始穿衣服,「我这是男人早上的生理现象,算了,不跟你扯,我换好衣服,垫补点东西,再出去逛街。」

  说句实话,对於已婚女性而言,她们开起荤玩笑,脸皮薄的男人还真不是对手。

  吃完东西,我和芹姐就出门了,因为距离最近的广场附近正在修地铁,停车不是很方便,我们两个人就坐公交过去。

  到了广场,我们就开始逛街,在我的参考意见下,芹姐买了两件外套,一件甲字裙,我准备买单的。不过芹姐很坚决拒绝了,女导购员就夸芹姐,男朋友会心疼人,眼光也好。

  我立马顺势楼了一下芹姐的腰,「什么男朋友啊,结婚都几年了,儿子都快上小学了。」

  芹姐吓了一跳,「要死啊!」笑着打了我一下。

  我也有些后悔,这个广场来往地人挺多,不排除遇到熟人,还是要稍微避嫌,不过只要没什么实质性举动,倒也无伤大雅。

  女导购员顺势夸芹姐皮肤好,会保养,根本看不出来结婚了云云。

  逛街的时候,我已经订好了电影票,唐人2,电影还有个把小时入场,广场外面刚好有金楼,我说要不去金楼看看,我找了个藉口,就说我堂姐准备结婚,三月初,我想给她挑个首饰。

  芹姐同意了,开始怀疑,「是不是真堂姐啊,该不会是哪个相好的情人啊,嘿嘿!」感觉芹姐有点吃醋了。

  去了金店,我们就开始挑,我也没跟金店的销售说要求,只说买女士炼子,然后让芹姐试,当然,理由就是芹姐和我堂姐身高体重差不多,为了减轻芹姐怀疑,我从微信里找到我一个炮友的照片,然后翻给芹姐看,芹姐也就不怀疑了,只说我堂姐挺漂亮的,她老公有福气,我又把炮友和她男朋友的合影发出来,这才减轻了芹姐的疑虑。

  既然是打算给芹姐买,太轻的炼子拿不出手,太重了也不合适,於是我就挑了一个二十多克的炼子,加上鸡心,一起花了六千多。开好发票,芹姐准备把炼子装进首饰盒。

  我就说,「装着干嘛,我堂姐下个月才结婚呢,你先戴着吧,等会儿吃完饭回去,你再装进盒子里。」

  芹姐有点不乐意,「又不是送给我的,再说了,你送人的东西,万一弄髒了,不好看的。」

  我连忙搂着芹姐出了金店,「你今天出来又没戴首饰,这空着手出金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买不起呢,多丢份啊,走走,电影快开始了,我们准备过去吧。」

  芹姐也没意识到我已经搂她搂习惯了,半推半就就往四楼影城去了。

  到了影院,去前台买了爆米花和可乐,就准备入场了,座位有点靠前,不过片子还可以,我和芹姐看得还是挺开心的。等到刘昊然,王宝强,肖央三个人闯进了男同俱乐部,粉红色回忆的音乐响起时,芹姐是笑得花枝乱颤,乐得不行。
  芹姐说我们男人真坏,不但玩女人,还玩男人。

  我说:「没办法,男人总是在搞鸡巴的路上,要么搞鸡,要么基。」

  芹姐就用手掐我大腿,问我搞过鸡没有,我说没有,我不缺女人,顶多约过炮。

  (等男女关系熟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这个女人,你是有经验的,不要装处男,连女人都没睡过,她怎么会相信你能让她舒服,这炮还怎么往下约?)

  芹姐就问我约过几个,我说约过两个,一个已婚的,一个未婚的。

  (当然,不要吹嘘自己睡过多少女人,女人不相信你只谈过一段恋爱,睡过一个女人,可是炮王谁都不喜欢,你睡得越多,她就越对你敬而远之,当然,那种中年富婆玩男人的除外。)

  芹姐很惊讶,说:「已婚你还约,别人老婆你都敢睡,怪不得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我就跟芹姐讲了一个大学的段子,我读大学那会儿,英语老师劝我们不要谈恋爱,因为谈到最后还是分手,都是在给别人养老婆。我当时立马就谈了,为什么,操别人老婆,多刺激啊。

  芹姐当时被我逗地笑死了,可能是动作幅度有点大,坐后面的哥们儿有点不高兴了,敲了敲我座位。

  我转头看了看,两个男的坐在一起看电影,估计是见不得我们秀恩爱。我说了句抱歉,把手放在芹姐大腿,示意她收敛点,安心看完电影。

  我的手放得很有技巧,放在芹姐裙子边缘,大腿里面,芹姐吓一跳,还以为我要在电影院对她意图不轨,她连忙用手抓住我的右手,我也不抵抗,右手顺势握住芹姐的左手,十指紧扣,放在芹姐大腿中间,安安静静看完电影。

  芹姐这时候已经明白我的意图,知道我对她有好感,她之前可能也遇到过我种想和她约炮的小伙,可是像我这样明确表明意图的还是比较少见,她自己可能也在犹豫,电影都有点看不下去,心神不宁的,还时不时低下头看手机,抽空回了几条微信,掩饰她的尴尬。

  看完电影后,芹姐的脸色有点红润,先说去趟卫生间,我在卫生间门口等她,等她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芹姐的口红颜色深了一点,应该是进去补了个妆,我心里有数,看样子,芹姐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

  到了饭点,我们就在附近一家鱼庄吃饭,这家店名气还可以,口味也不错,芹姐以前就吃过几回,所以推荐来这儿吃饭。

  吃着吃着没一会儿,芹姐的老公来电话了,貌似是来查岗的,问她在干嘛,吃饭,和谁吃饭,同事,男同事女同事,男的,叫什么啊,谁谁谁。他为什么要请你吃饭,诸如此类的。

  聊完以后,芹姐挂了电话就开始抱怨,说她们夫妻两之间一点信任都没有,互相查岗,我说:「没办法,老婆太漂亮,自然怕人惦记。」

  吃完饭,我和芹姐就回到了我的住处,芹姐准备把炼子取下来,我就实话实说,买来就是为了感谢你的,这个时候芹姐就开始拒绝了,说什么这是她应该做的之类。

  女人这番话,完全不可信,你就记住一点,坚持送,一定要送出去,她最后就是不好意思地收了。

  任务完成一半,接下来就是私活了。

  我就说:「原本打算喊你一起去做个足疗加按摩,既然你老公打电话来了,你就得早点回去了。」

  芹姐有点傻眼,她原本还期待有没有下文之类的,我这不是要赶她回家吗?
  当然不会,我就找出我在某东上买的进口足浴盆,从热水器里接了热水,示意芹姐可以试试效果。

  芹姐看了以后,有点心动。不过又有点犹豫,她这边是裙子里面是裤袜,这个是深桶,如果要泡,肯定要脱掉裤袜,在家无所谓,如果在我这儿不是很方便,她现在也没有彻底下定出轨的决心,其实更多是我推波助澜。

  我当然明白芹姐的顾虑,直接去了卫生间,说我先洗个澡,拿着棉衣棉裤就进去了,你先泡会儿,玩会儿手机,WIFI早就自动连上了。

  芹姐一边泡脚,一边发语音,貌似还在和她闺蜜或者老公在聊天。

  我洗完澡出来,还是穿着棉衣棉裤,芹姐正在泡脚,她的裤袜已经脱了下来,那种OL的西装短裙还是穿着,双腿在桶里泡着,显得特别白。外套已经脱了,里面就是一件白衬衣,衬衣里面应该是黑色的胸罩,我能看到颜色。

  芹姐问我空调遥控器在哪儿,感觉挺热的,把温度调低一点。

  我看了看空调,其实温度不高,不过这个足浴桶按摩的效果确实相当显着,芹姐额头都快出汗了。

  「热怕什么,再热就脱呗!」我跟芹姐开玩笑。

  芹姐姐翻白眼,「再脱我就光着了,不便宜死你?你怎么不脱两件给我看看啊?」

  「我平常都裸睡的,棉裤下面从来不穿内裤,你确定要我脱?」

  芹姐有点吃不住我的调戏,她也不知道我是真的准备脱,还是言语上调戏她,她连忙用手遮住眼,我顺势坐到芹姐身边,并肩坐在我的床边上。我把芹姐手往旁边拨,「遮什么,你那么漂亮,又不是见不得人。」把她身体往后揽,倒在床上,就开始亲她。

  其实女人真的是很看重前戏的,这种前戏不是说刺激她的敏感部位,就是那种亲吻,抚摸,甚至灯光,先要慢慢挑起她的性欲,男人的性欲来得快,女人情绪来得慢,所以要配合她。

  亲完以后,就要上手了,我解开芹姐姐的衬衣,芹姐有点着急,「等会儿,我脚还没擦乾。」

  这个时候那操心的了那么多,很快就进入正题,没过几分钟,我就把小兄弟插进芹姐体内,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先是男上女下的姿势来了一发,又用后入式的姿势,芹姐双手撑在床头,大白屁股撅起,又日了一次。

  最刺激的是,在打炮的间隙,芹姐还一边跟她老公回微信消息,一边和我干炮,她老公只是抱怨她回消息有点慢,并没有怀疑到她老婆正在偷人,他的头顶已经绿油油一片了。

  其实在我们住处也没待多久,我本来是准备和芹姐在洗个鸳鸯浴的,不过芹姐担心她老公玩会儿还会给她接微信视频,到时候她在我住处就解释不清楚,说十一点前肯定要开车赶回去的。

  我本来说和芹姐一起回她住处,她吓个半死,立马拒绝了,既然如此,只好作罢。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芹姐已经被我睡过了,那么成为我的固定炮友估计也为期不远,毕竟我最深爱的楠姐不愿意离开她老公,到这边来上班或者做生意,我也只能先和芹姐处好关系。

  我那天也问清楚了芹姐的想法,问她愿不愿意车震或者野战,她告诉过她和她老公在她老家附近爬山时,打过野战,差点被人看到,不过也挺刺激的。在家附近肯定不行,因为怕遇到熟人,要是在这附近周边旅游,到时候出去玩玩倒也可以。

  那我只好期待芹姐的老公下次再出差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