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回忆经历过的男人】(09)作者:伊伊秋
【回忆经历过的男人】(09)作者:伊伊秋
字数:4638


                第九章

  大姨妈前后总是女人身体最渴望的一段时间。四天的休息,使我的身体又蠢蠢欲动了,主要还是想再次经历小何跟强子对我的肉体冲击。晚上我给小何发信息,他却说他出差了。我很扫兴,他逗我说:怎么了,又想我的大肉棒插你了?我回到:嗯,是想了啊。他说:你可真骚啊,越来越骚了。看着手机上的这几个字,我竟然兴奋了,脑海里又浮现出自己分开腿勾引强子的画面。他又发来一条:老公回去就好好的草你啊,你在家可以像我找你一样自己找个男人陪你刺激啊。我回到:放屁,女人能跟你似的那么厚脸皮啊?他回:笨蛋,你用个小号,聊合适再见面,不合适一拉黑谁知道是谁啊,你非得用有你照片的QQ?我一想,这家伙真是聪明,都有经验了,那天和我的聊天,不知道是这家伙撒的第几网了都。不过心想自己真的到了主动去找男人草自己的地步了吗?自己真的堕落成淫妇了吗?可是我为什么那天主动对强子解放身体的时候如此的兴奋?我又想到了从前小A故意要我走光时候我内心的兴奋,浑身发起热来。

  心里挣扎了半天,小何不知道是不是有事,也不回信息了。我看着不再亮起的手机,心想,要不就按照小何说的放纵一次吧。我拿起手机注册了一个小号,名字想了半天,觉得既要有些妩媚,又不能太露骨,就打了紫色长裙几个字。搜一搜附近的人,看到好多好多名字,但是忽然感觉,女人难道要像小何那样去调戏男人拉开话题吗?我连第一句要说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嘲笑了自己一番,决定还是睡了吧。

  刚闭上眼,手机嘀嘀嘀的响了,有人加我。我一看,名字挺直白:刘茫。我打过去一个哈哈,说『你名字够直白啊,流氓啊』他回了个笑脸,说:「是啊。你那么晚不睡,是不是等流氓呢『我下意识的打了个』放屁『,但是想想又删除了。我回到』是啊,你怎么知道『他回了一堆笑脸,然后说:」这么晚还聊天,难道你老公不管你啊』我心想,告诉他我现在是自己一个人等于告诉他可以随意调戏自己了,但是又一想,既然放纵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谁也不知道对面是谁,于是回到『我老公出差了』『是不是想老公了啊』『为什么非得想他?』『哈哈,也是,帅哥多得是,出来玩会吧,自己多无聊』『大半夜的有什么好玩的』『出来吧,我请你吃夜宵,好吃的夜宵,哈哈哈』随即他发了张照片过来,黑黑壮壮的,长得一般。然后发语音了『我不丑吧,身体好,哈哈。出来坐会吧』我明白这个坐会是什么意思,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都是寂寞的人,明天谁也不认识谁』他又发来一条。我也被『陌生人』几个字激的感到一股热流涌起,回到:「好吧,可是太黑去哪『』我有车去接你『我犹豫了一下,把旁边小区的名字发给他了,他打了一串笑脸,说马上到。马上到,就是我马上又要被男人压在身下弄的死去活来了,当我的大脑告诉我的身体这个消息时,我竟然感觉自己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下床穿上了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露肩的,上身是两棵带子系在脖子后面,裙子很短,刚刚过屁股吧。我感觉自己放开了,现在只想着做爱,做爱,刺激的做爱。套上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我知道这两件东西总会让男人兴奋。照了照镜子,感觉自己脸都泛红了,拿起包出了门。

  我快走了几步,因为不想让他知道住址,报的也是旁边的小区。11点多了,路上几乎没人了。我走着,感觉晚风吹到自己身上,就像男人的手在抚摸自己,下面的两片肉把窄窄的内裤夹在肉缝里面,随着走路时候两腿的分分合合在相互摩擦,我感觉自己都要流水了,尤其是想到自己是去和男人约会,约他草自己的时候。

  我到了小区门口也就1分钟的时间,一辆巨大的suv停在了我面前。我看好就是他的时候,快步走到副驾驶的一侧上车了,因为不想被人看到。他也一脚油门,开车了。『我们去哪』『去没人的地方玩会』他淫笑着回答。我没有说什么,但是他身上的酒气和他盯着我胸部的目光,竟然刺激的我有点快要把持不住了,我知道不管去哪,我们都是去做爱。而且多年对自己身体的了解让我明白,女人在明知道要被插入之前是最敏感的,因为那个地方就像有自己的思想一样,它自己明白即将经历什么了。

  『美女,你叫什么啊?』他开着车问我。『叫阿姨』我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他也正这样看着我。『诶,阿姨』我忍不住被他逗笑了。『阿姨你好漂亮啊』说着,他把手放到了我的腿上。这么晚我和他出来,看来他也明白彼此的需要了,绝对没有那种陌生人的礼貌,也绝对不会怕女人像大白天那样骂他非礼了。我下意识的要去阻止,可是刚抓住他的手,又感觉都出来了难道还要装一会矜持,是不是有点太自欺欺人?他见我拿着他的手却没有往外拉的趋势,似乎以为是种暗示吧,更加肆无忌惮的摸到了我的腿内侧。我感到下面已经湿了,我瞅了他一眼,他却在假装专心致志的开车,只看着前面的路,但是我看到他的休闲短裤那里已经鼓得高高的了。没有眼神的交流,我到没有那么不好意思了,肉体欲望支配的那个灵魂似乎也在劝我:享受吧,这只是一份快餐,只要放开,享受就可以了。我把坐姿往下靠了靠,裙角被拥的靠上了一些,我也顺势把腿分开了些。他粗糙的大手更有活动的空间了,抓着我的左腿内侧,时而用手背摩擦我的右腿,时而用小指往里探,轻轻的在我的内裤上滑动几下,我被他摸得忍不住在座位上扭动起来,裙子也越扭越往上翻,我也配合的把腿越长越大。『我喝酒了,我们绕外环,去假日酒店吧』我一听,一下子清醒起来,那是我工作的酒店,我当然不能去,但是我又不想让他知道我在那工作。我朝窗外一看,已经到了西环,苔山脚下。「那边可以开上去吗?」他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当然可以啊,越野车」「那到那边停一会吧」他淫笑几声,加足油门,拐出外环,朝山脚下开了一段,停下了车。已经快十二点了,周围黑漆漆的,当然一个人都没有,只能看到外环的路灯,还有外环线上过往的车辆。此时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这样就和一个陌生人出来了,他如果是坏人,把我毁尸灭迹都不会有人看到吧。同样的,如果我是坏人,他也是一样危险,但是就是天生的欲望,会使陌生男女大半夜跑到这荒山野岭来,真实有些可笑。

  他的大手把我从奇怪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已经走到副驾驶位置,关上车门,打开了前面的阅读灯。我们两个挤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他的膝盖顶着我的座位,伏在我身上,伸手把我的座位调到最后,然后把我的靠背往后调,我便半躺的陷在座位里了。他直起身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什么也没说,很急切的脱掉T恤、短裤,我就一直看着,看着这个男人在我面前脱得精光,自觉的伸手把脖子后面裙子的系带解开了。他俯下身拉着我的双腿往下一拽,我们的下体便顺理成章的贴在了一起。他把我裙子上半身往下一拉,我的乳房便暴露在他面前。「内衣都没穿啊?你可真骚」我没有说话,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下半身被他的东西曾弄着也已经流出很多水了。他低头和我接吻,但是他嘴里的酒味让我有点想吐,便抓着他的头往下推,他顺从的开始亲吻我的乳房,手也摸索着把我的内裤往下拉。空间太小了,他又在我的两腿中间,这样,把我的小三角内裤拉的老大,我才弯曲左腿,从内裤里退了出来,他也不去管它了,打开了车窗,把我的腿搭在了窗框上,而我的小内裤就挂在我右腿上。我被他吃的呻吟起来,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享受肉体的刺激。他亲了一会,又把我的左腿搭在了车的挡杆上,这样我便成了卧躺的,大腿分开的淫荡姿势,阴户大开的暴露在他面前。他稍稍挺起身,一手扶着他的大东西在我的阴道口滑动,一只手平按在我的小腹上,用拇指刺激我的小豆豆。我被刺激的不由扭动起来,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混合着窗外飘来的树木的气息,我感觉有种树上说的野合的感觉。

  我睁开眼,看他正得意的欣赏着我被他玩弄出的媚态。「插进来吧,操我,快」「我想你睁着眼,看着我草你」「嗯,快操我」他下身一挺,毫无阻隔的顶到了我的深处。我舒服的身体一弓,大声嚷叫起来。「啊啊,用力操我,啊啊,快点快……」他双手揉搓着我的乳房,一边努力的耕耘着,一边欣赏着我在他身下欲仙欲死的姿态。「啊,你操死我了,啊」「舒服吗,爽不爽」「嗯,嗯,爽死了」「第一次约到你这么漂亮的美女,你可真浪啊,是不是半夜就等人来操你了」「嗯,是,是,啊,受不了了」他也刺激的不行了,不在挑逗,直接无保留的快速抽插起来,也许是这陌生的人的刺激太大了,也许是这种野外的激情让人过于兴奋,抽插几十下他便射了。

  射完之后,他伏在我身上喘着粗气,我闭着眼睛享受了几十秒快感逐渐消退的感觉,一阵山风吹过,才感受到搭在外面的腿有点凉意。睁开眼睛,把双腿都抽回放松下来,竟然才感觉到已经有点麻了。「美女,和你做真是太舒服了」「是吗」我故意没好气的搭理他一声,但是他在我体内渐渐缩小的东西却令我感到阵阵失望。我竟然还没有满足!我突然的感觉到对自身的欲望都有些害怕了,她就像藏在灵魂深处的恶魔一般,无法摆脱,也无法控制,不知道何时便会跑出来和你的理智较量一番,而我,总感觉每次都输的彻彻底底、体无完肤。

  他歇息片刻,直起身子,转身拿过纸抽,简单的擦了擦自己,然后轻轻的替我擦拭下身。随着面巾纸的轨迹,我的神经才刚刚感受到腿根屁股下湿湿黏黏的感觉,流的水太多了,每个和我做过的男人都会告诉我这一点,反正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是不是这样。男人仔细、温柔的为女人擦拭下体,而女人这时候都是张大双腿、把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男人面前,这应该是每个男人都愿意为女人做的事情,因为毕竟,这个动作肯定出现在这个男人把欲望发泄在这个女人体内之后。

  当他擦到我的小豆豆上的时候,我感到身体不由得一颤。他笑了,「美女,你可真敏感啊」我没有回答他,把手伸到下体部位,抢过他手中的面巾纸,拿着他的手贴住了我的阴唇。「亲亲我」我竟然羞耻的说出了自己心底的欲望,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我竟然赤裸裸的求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给自己肉体的满足。也许这种事女人一方只要等待男人的一步步进攻就好了,只要心照不宣的欲拒还迎就可以,但是羞耻的把自己放在低贱的位置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当然,这时候我也决定了,回家就把他拉黑。

  我一手拿着他的手在下体摩擦,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前游弋,就像自慰一样,偶尔还捏一下自己的乳头。平生第一次,放大自己的呻吟,尽量哼哼的魅惑、性感,因为我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我知道,这个男人正在瞪大双眼看着自己。右脚的鞋子不知何时已经从窗口掉出去了,我故意用左脚有些凉丝丝的高跟鞋面在他两腿之间摩擦,他的呼吸变得混着沉重,我知道他又可以了,我此时有种感觉,有种用自己的淫荡勾引男人的快感。此时不用拿着他的手了,他早已把中指插进我的阴道,手掌扣在我的小豆豆上,在我的体内挖弄,他在享受用手指奸淫我的感觉,他知道他动的越快,身下的我会越浪、越骚。

  「我又硬了,小骚货,你来上面玩会」我俩在这局促的空间内艰难的交换了位置,他把座椅立了立,坐在座位上,而我脱了剩下的一只高跟鞋,像小便一样蹲在座位。我主动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此时他嘴里的酒味我不那么反感了,反而觉得这是种雄性的刺激。我拿住他的东西,对准我的阴道口,缓缓的坐了下去,我俩同时舒服的出了一口长气,而后,我撒欢般的上下动了起来。边动边呻吟着,每动一下都感到一股钻心的麻爽,每动一下都感觉失去了一份体力,而后又努足力气动下一次身体。很快,感觉自己浑身已经酥软,实在没有力气动了,他把我的腿拉直,我服帖的坐到他身上,感觉那东西顶的更深了,他开始上下挺动,虽然幅度小了,但是每次落下,都因为身体的重量会顶到我的子宫口。我大喊着「操我,操死我」「嗯,草死你个小浪逼」……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